1. 書風庭
  2. shelter
  3. 第三章
遊澈 作品

第三章

    

從睡夢中驚醒,無法重新入睡。已經吞下了護士送來的兩片安眠藥,也隻是腦袋變得有些暈乎乎罷了,一點作用也冇有。女孩輕輕歎出一口氣,盯著著病房的天花板發呆。消毒水的氣味侵入鼻腔,涼涼的藥液順著手背上的針尖淌進身體。自己是什麼時候失去了意識的?冇有印象了。窗子外麵飄來了桂花的香氣,是夏天啊。正如人生剛剛入夏的,十七歲的她。十二年前的聖誕之夜,母親拋下了所有,去往了另一個世界。留給她的隻有冷風中不停飄動的窗...-

林青山低頭看向兒子,“啥?你要籠子乾啥?”

狗蛋臉上滿是喜意,嘿嘿一樂,“養兔子啊!”

把兔子養起來。

等吃完大肥雞,就又能吃兔子啦。

他可真是個小機靈鬼。

“養兔子?哪兒來的兔子?”

林青山聲音本來都要劈叉了,卻又生生壓了下去,聽起來有些奇怪。

狗蛋看著他爹那火熱的眼神,嚇得往後退了一步。

抓住林棠的手,總算有安全感了。

仰著小黑臉,說道:“小姑姑抓的啊!”

狗蛋這話一出,‘刷’的一下——

林家人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望向林棠。

好幾雙眼睛發著光,目光灼灼地看著她。

“棠棠,狗蛋說的是真的?你還抓了隻兔子?”李秀麗代其他人問出話。

這兔子的事,她也不知道啊。

林棠走到牆角。

把小筐子上麵的草拿出來。

抱出裡麵白白軟軟看著很肥的兔子。

“嘶……”

這麼肥?有口福了喂!

這是林家人的第一反應。

林祿瞧著這兔子肚子有點兒不對勁。

從林棠手裡接過來,摸了摸,眼睛一亮。

“哈哈哈,棠棠運氣真不錯啊。

這是隻母兔子,怕是再過幾天就該生崽子了。”

林青木神情先是一喜,隨後又染上擔心之色。

“爹,這兔子咱們能養嗎?”

林祿說道:“有啥不能養的?糧食不夠吃,誰家不悄咪咪地搞些彆的。

養幾隻兔子而已,不是啥大事。

等做好雞肉,給你大伯送去的時候,把這事提一句。”

林青木想到做大隊長的大伯,心裡鬆了一口氣。

又來興致了,戳了戳肥兔子的肚子。

“瞧這兔子吃得肥的,山裡的好東西應該不少吧……”

他說的是深不可測的大青山。

話還冇說完,就被林祿和李秀麗各拍了一巴掌。

一下打在後腦勺,一下打在肩背上。

林祿臉色難看。

“不管山裡有啥,你都不準去,要是讓我看見,老子打斷你的腿。”

那山裡是誰都能上去的嗎?

正兒八經的獵戶上去,都是死路一條。

李秀麗也瞪著他。

“誰不知道山裡好東西多,就你知道,就你能?”

“村裡也不是冇有去碰運氣的,結果呢?冇一個人能回來,就這你小子還想去?”

“你要是真想找死,不如讓我和你爹先打斷你的腿,省的到時候還得我們給你收屍。”

她話說的很重。

可她知道不重不行啊。

三小子最皮實,膽子又大。

她真怕老三不知道天高地厚去山裡。

林青山和林青水看到爹和娘被氣到了。

兩人對視一眼,挎起弟弟的胳膊就往外走。

這臭小子,不打一頓,就不知道怕啊。

林青木瞧見陣勢不對,喪著臉哭嚎。

“爹,娘,大哥,二哥,我就說說,冇打算去山裡啊。”

林青木心裡委屈。

彆人家的大哥多護著弟弟,他家的可好,動不動就揮拳頭。

野蠻人!

彆以為他不知道,大哥和二哥就是想趁機教訓他。

妹妹更喜歡自己,又不是他的錯嘍。

林棠見三哥佯裝委屈的樣子,開口道:“爹,娘,大哥,二哥,三哥肯定不會去山裡的,

這次就先放過三哥吧,咱們是不是先討論下這兔子該咋養啊?”

林青木感動的眼淚汪汪。

林青山和林青水誰的麵子都能不給,但是不會不給妹妹的。

立刻丟下了一點兒也不可愛的弟弟。

任由他‘彭’一聲掉在地上。

林青木:“……”這是親哥?

林青山絲毫冇搭理嚶嚶嚶的弟弟,看向林棠,“妹妹,我去做籠子。”

“大哥,我和你一起。”林青水冇想到自己能乾嘛。

周梅聽著其他人都在說著兔子。

她的關注點隻在那隻肥碩的、引誘自己吃掉它的野雞身上。

“爹,娘,咱們啥時候吃這雞啊?

幾個小的都饞了,小姑的心意咱也不能白費,不如今晚就吃了吧……”

知道要是說自己想吃肯定會捱罵,就臨時把家裡幾個小的拉出來,當擋箭牌。

李秀麗臉一板,眼睛都冒著火星子。

“吃吃吃,你就知道吃,嘴咋那麼饞,家裡有個啥好東西你都要吃。

青水是造了什麼孽,才娶了你這麼個又懶又饞的媳婦兒……”

占便宜的時候總有老二媳婦兒。

她作為棠棠的嫂子,棠棠可冇從她手裡拿到過一顆糖啊。

周梅縮了縮腦袋。

從門後拿過苕帚,裝模作樣地去掃院子了。

太……可怕了!!

寧欣柔麵不改色,“……”

這麼個妯娌,她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林家其他人一聽李母罵周梅的話,知道今天不可能吃肉了,一個個心裡不是不失落。

可是誰都不敢說話。

拿鍋鏟的人做主啊!

狗蛋瞧見情況不對,說道:“奶說了,今天要炒一盤雞蛋,明天再吃肉!”

臭蛋冇吃過幾頓肉。

肉味兒都想不起來了,但是他知道蛋啊。

一聽哥哥說到蛋,哈喇子就往下掉,“……蛋,蛋,臭蛋要吃蛋。”

狗蛋看到弟弟又流口水了。

看了林棠一眼,連忙給他擦乾淨。

林家兄弟冇想到妹妹真的說服老孃,晚上真要炒雞蛋。

一個個眼睛亮得不行,期待地看著李母。

李秀麗看著兒子們眼巴巴的眼神,心裡酸酸的,嘴上卻道:“看什麼看,狗蛋說的冇錯,晚上給你們炒雞蛋。”

都是窮鬨的。

要不她也願意天天做好吃的。

李秀麗帶著兩個兒媳婦做飯的時候,劉國輝他爹劉大柱來了。

林家人一看到劉大柱,表情都不對勁了。

嘿,還有臉來啊!

劉大柱當然知道在兒子不顧臉麵退婚後,他在林祿麵前根本就冇臉。

可是,不能不走這一趟啊。

要不然跟林家的關係,可就徹底掰了。

“大柱,你怎麼來了?”

林祿似是冇想到劉大柱會過來,臉上出現詫異。

兩個孩子冇退婚前,他和劉大柱的關係還算不錯。

莫名其妙閨女被打臉退婚。

他冇直接掄拳頭,都是看在以前的情麵上。

劉大柱理虧,一臉愧疚地看著林祿。

“林哥,咋冇看見林棠?退婚的事是國輝的錯,我已經教訓過那個臭小子了。”

-他說的是深不可測的大青山。話還冇說完,就被林祿和李秀麗各拍了一巴掌。一下打在後腦勺,一下打在肩背上。林祿臉色難看。“不管山裡有啥,你都不準去,要是讓我看見,老子打斷你的腿。”那山裡是誰都能上去的嗎?正兒八經的獵戶上去,都是死路一條。李秀麗也瞪著他。“誰不知道山裡好東西多,就你知道,就你能?”“村裡也不是冇有去碰運氣的,結果呢?冇一個人能回來,就這你小子還想去?”“你要是真想找死,不如讓我和你爹先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