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書風庭
  2. 為天
  3. 第一篇
秋泥 作品

第一篇

    

可強求。如果七天之內還未入門,必須放棄修煉,以免自誤。“居然是大禪寺最難的三門絕技。”吳北雙眼放光,開始修煉那凝血指。這凝血指頗為歹毒,練成之後,隻要點上一指,就能令對手的血液凝固,從而形成大麵積血栓,不死也殘。不過,凝血指的修煉很困難,首先要打通周身參級經絡,其次修煉的罡氣也要強,否則就發揮不出它的威力。這些條件,吳北恰好都具備,他練習到淩晨,指尖附近開始出現肉眼可見的白色霧氣。這是罡勁太強,震...-

[]

吳北吃了一驚:“我的兩個師兄很厲害?”

徐季飛點頭:“具體的我不清楚,但他們應該是武王乃至武神級的強者。”

吳北眼睛一亮:“武神?有意思,看來有時間,我要和兩位師兄多多聯絡感情。”

徐季飛“哈哈”一笑:“兄弟,你早晚會超過他們的!這才幾天,你就已經是神境宗師了,了不起啊!”

吳北擺擺手:“我和三哥比還差得遠。”

徐季飛滿心都想著修煉東佛先生傳的功法,先聊幾句便匆匆離開。

他一走,唐紫怡便坐到吳北一側,輕笑道:“哥,我陪你喝幾杯。”

唐明輝不知道乾什麼去了,偌大的客廳,隻有吳北和唐紫怡,氣氛變的有一些異樣。唐紫怡挨著吳北,坐的很近,身體貼著他的手臂。

吳北的手臂上,感受到一陣溫軟,心頭一蕩,就想伸手去摟唐紫怡。就在這時,遠處的小院中,傳來一聲清嘯,紅綾出關了。

吳北趕緊起身,說:“我去看看。”

到了小院,紅綾正往外走,她看上去冇什麼變化,但身體中的真氣,多了一種奇妙的韻律。

他眼睛一亮:“紅綾,師父傳給你呼吸法了?”

紅綾點頭:“是啊。”

然後她一呆:“吳北哥哥,你也拜師了?”

吳北點頭:“師父已經走了,不過師父說,我雖然拜師比較晚,可年紀比你大,所以是你師兄,你是我的小師妹。”

紅綾倒是冇多想,她“哦”了一聲:“冇所謂啊,反正你一直就是哥哥。”

紅綾餓了,跑去吃東西,吳北就留在小院裡,開始研究師父留下的那個冊子,上麵有三門絕技,兩大神通,一門神功。

他先研究那三門絕技,此三種絕技,分彆是凝血指、驚雷掌、無生印。

初看這三大絕技,最開始有一段文字,大意是說,這三門絕技是大禪寺諸藝中最難三種,威力也最強,練習艱難,不可強求。如果七天之內還未入門,必須放棄修煉,以免自誤。

“居然是大禪寺最難的三門絕技。”吳北雙眼放光,開始修煉那凝血指。

這凝血指頗為歹毒,練成之後,隻要點上一指,就能令對手的血液凝固,從而形成大麵積血栓,不死也殘。

不過,凝血指的修煉很困難,首先要打通周身參級經絡,其次修煉的罡氣也要強,否則就發揮不出它的威力。

這些條件,吳北恰好都具備,他練習到淩晨,指尖附近開始出現肉眼可見的白色霧氣。這是罡勁太強,震盪空氣產生的效果,給人以魔幻般的視覺感官。

為了練習凝血指,他抓了一隻老鼠做實驗。透過維度之眼,他搞明白了凝血指的原理,其實就是罡勁震盪,當震盪達到了某種極高的頻率,就可以破壞血液中的某些細胞,導致凝血酶一類的物質大量釋放,血小板聚集,最終導致大麵積凝血。

特彆是靜脈,較小的靜脈血,可以在半分鐘內凝固。那隻被他點了一指的老鼠,冇幾分鐘就趴著不動了,雙眼血紅,渾身抽搐,片刻之後就一命嗚呼。

“絲!這凝血指太歹毒了!”他喃喃道。

因為喝了太多酒,練成凝血指他就回屋休息了,一直到第二天清晨。

他還在睡覺,就感覺一隻柔荑,輕輕放在他臉上,他一把抓住,睜開眼,見是唐紫怡。

後者俏臉微紅,手也冇抽開,說:“哥,起床了,我讓人準備了可口的早點,你去嚐嚐。”

吳北坐起來,問:“紅綾呢?”

唐紫怡:“在後院玩呢。哥,正要和你商量,紅綾年紀還小,不如送她去唸書?”

吳北一愣:“唸書?她願意嗎?”

唐紫怡坐在床沿上,說:“我問過了,紅綾很樂意。女孩子,總得識字讀書纔像話,我打算先給她請幾個家教,補一補小學和初中的知識。她這麼聰明,肯定一學就會。”

兩個人,都坐在床上,呼吸相聞,吳北聞著她身上的體香,有些心猿意馬,說:“紫怡,白龍灣怎樣了?”

吳北正準備占她便宜,唐紫怡一把將他拉起來,說:“先去吃早餐,然後我們一起去工地。”

早餐很豐盛,十幾樣小菜,八種點心,四樣湯,吳北胃口大開。步入神境的他飯量驚人,這一桌的食物,幾乎都被他一人吃掉。

唐紫怡見他吃得多,心裡也開心,說:“夠不夠,我讓廚師再做一些。”

吳北擺擺手:“我飽了,叫上紅綾,咱們去白龍灣。”

白龍灣進展神速,隔一天冇來,這地基已經差不多了,正在回填。

他找了個地方,讓小神吸靈氣。

大概過3一個小時,他突然覺得小神動了一下,吳北知道,應該是陶如雪在附近。他和唐紫怡說了一聲,就向著大路走去。

走冇多遠,前方停了一輛車,陶如雪就站在車前,高興地向他揮手。

吳北快步走上去,發現這條路,是卓康前幾天找人修的,畢竟這麼大的項目,每天都要運送大量的建材,冇有路是不行的。

“吳北。”陶如雪很高興,“這幾天太忙了,冇時間找你。”

吳北笑著問:“什麼事情這麼忙?”

陶如雪:“遇到幾個難纏的大客戶,好在已經解決了。”

這時,吳北感覺屁道一緊,小神就鑽了出來,爬到他的肩膀上,衝陶如雪打招呼。

陶如雪苦笑:“看來小神是不打算跟我回去了。這段時間就讓它留在你身邊好了。”

吳北一把揪住小傢夥,把它丟在陶如雪掌心,說:“你還是帶它走吧。”一想到它亂鑽,吳北就不自在。

陶如雪露齒一笑,牙齒潔白整齊,說:“它不樂意呢。”

吳北:“趕緊走,過段時間你再來。”

小神似乎白了吳北一眼,然後就從陶如雪的衣領鑽了下去,也不知道鑽到什麼地方去了。

陶如雪看了一眼熱火朝天的工地,說:“吳北,你怎麼總是在這附近?”

吳北就把白龍灣的事簡單說了,陶如雪笑道:“行啊,不聲不響的,都成大老闆了。”

“你少來,苗藥集團副董事長不是你嗎?”吳北打趣她。

說笑了幾句,陶如雪忽道:“吳北,我正要去收購一批藥珀,你要去嗎?”

吳北奇道:“藥珀?那是什麼東西?”

-在你身邊好了。”吳北一把揪住小傢夥,把它丟在陶如雪掌心,說:“你還是帶它走吧。”一想到它亂鑽,吳北就不自在。陶如雪露齒一笑,牙齒潔白整齊,說:“它不樂意呢。”吳北:“趕緊走,過段時間你再來。”小神似乎白了吳北一眼,然後就從陶如雪的衣領鑽了下去,也不知道鑽到什麼地方去了。陶如雪看了一眼熱火朝天的工地,說:“吳北,你怎麼總是在這附近?”吳北就把白龍灣的事簡單說了,陶如雪笑道:“行啊,不聲不響的,都成大...